他想要的、不想要的,拼尽全力留住的、遍体鳞伤渴求的,皆殉道两旁。
坚持了这么久,大概,舍不下的就只有梦想。
《殉道者》

【马五】前路看破03

“哇不得了,我们五神沉迷草粉,无法自拔!”——《前路看破》03
OMG.smlz 韩金 x OMG.five 刘时雨  本章含明凯友情客串。
十年梗设定,韩金效力日本JS战队。两人目前的关系到什么程度了……诶嘿自己猜自己体会。

第一章   第二章

 

《前路看破》03

 

好不容易结束了单人采访,刘时雨又在媒体的软磨硬泡和小ad期待的目光下拍了一组下路双人组的日常视频。他一向不习惯过多出现在赛场外的镜头中,每逢群访总要早早地占下离镜头最远的偏远位置,与之前沉默寡言的ad分坐两边。只是许多年过去,现在应付起媒体来比原先自如多了。

 

环球电竞采访组满载而归,对他谢了又谢。走的时候他作为队长相送到基地门口,一名摄影师慢悠悠地落在队伍最后,悄悄折回来递给他纸笔。

 

刘时雨给她签了名,盖上笔盖时随手翻了下那张明信片,瞥见背面竟是印的S7时期的OMG合照。彼时他和韩金谢天宇等人还是队友,大概是刚赢了比赛,除了ad,其他几个人加上教练都冲着镜头比着手势傻笑。最下方一排是当时全员的签名,从泛黄的纸质和变淡的字迹看得出有些年代了。位置太小,他的签名被挤得几乎要叠在“smlz”几个字母上。

 

“时间过的真快啊,”索要签名的摄影师妹子说着,目光随他落在明信片上,“刚刚采访的同事刚入行可能不太清楚,抱歉,你别介意啊。”

 

“没事。”刘时雨把明信片翻回正面递还给她,这才发现除了自己刚签的名,对角上还浅浅签着“smlz”的字样。签名时没看到,大概是被他的手给挡住了。

 

这面只签了寥寥两个人名,又在对角上,中间像是隔了十万八千里。

 

刘时雨皱眉想了想,又提笔在那空白的地方签下了今天的日期。

 

“司马老贼也参与了这次的采访,”摄影师接回了明信片,先是郑重地夹在了笔记本中,才放回包里,“他们战队备战期间是不接受采访的,我都没抱希望地给他私信了采访内容,结果他私下约我们去咖啡厅录了一小段。我们都挺意外的。”

 

刘时雨眼睛亮了亮,问她:“他录了什么?”

 

“等这期节目剪辑好会发到我们官方微博的,如果他们俱乐部允许的话。”摄影师狡黠地眨眨眼,递给他一张名片,“买个关子,五神要不顺手关注一下我们的官方微博?”

 

“你们套路太多了。”刘时雨笑,接下了递来的名片。没加头衔,只有单纯的名字、工作QQ和手机号码,看上去简洁极了。于是刘时雨抬起头多打量了她几眼。

 

“万一他们战队不给播,可以联系我私发你啊。”

 

摄影师挥挥手已经跑远了,刘时雨还愣在原地,脑子里乱七八糟堆砌着大量信息。一会儿是韩金私下接受采访时,说了些什么话,一会儿又想他在异国他乡为那张明信片签名时,该是抱着怎样的心情。

 

直到明凯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才唤回他游鱼般的思绪。

 

“看森么,对len家妹子有意思?”

 

“有意思尼玛。”

 

刘时雨怼了回去。两人曾经都是黄金一代的职业选手,有着数次跟韩金同吃海底捞的交情。说来也怪,同是选手时两人关系还只限于同吃过饭而已,后来明凯退役在隔壁战队做了教练,两人才慢慢地熟了起来。明凯此时一身简单休闲的T恤短裤打扮,一看就是从隔壁俱乐部里散步过来。

 

“人都走了你还盯着背影看,我跟你说,给媒体抓拍到,又是一波节奏。”明凯说着,自己在OMG的院子里找个椅子坐了,“标题就起辣种,‘哇不得了,我们五神沉迷草粉,无法自拔!’这种标题,知道吧。还两个星期就决赛了,你别搞事啊。”

 

“傻逼吗,人家就是电竞媒体的。”

 

话没说完,两人都先笑了。又闲扯了两句,明凯问,“LJL决赛那天,你们基地放一天假吧,跟我一起去约司马吃东西啊,我手上有两张决赛前排的票。”

 

自己队伍的决赛就定在两周后,刘时雨本来没去现场看比赛的计划,可今天采访一折腾,又令他被迫叙述了自己的一路以来的成长,当然免不了提及到昔日配合默契的队友。细细掐算两人小半年未见的日子,他便有些按捺不住想去见韩金的心情。刚好顺着明凯的邀请应了下来。

 

“比赛结束后,我们去见见个LJL替补辅助,他之前跟我微信上有接触,透露夏季赛合同到期的事,我问问他来LPL的意愿。”明凯说,“他是你的小迷弟,我借了你的面子约出来聊的,就……小五你不能鸽我。”

 

惨遭套路的刘时雨在心里骂了两句,一周之后,仍是如约跟他去了日本东京,去看LJL的决赛现场。

 

他们早早在前排的角落里落座,无聊到看工作人员忙忙碌碌各司其职;后来混杂在一堆日本粉丝中一路看到比赛结束,赛间被摄影抓拍上了大屏幕一次,上周采访时他谈及韩金的片段被剪辑进JS战队的应援视频,在中场休息期间播了两次;最后为了避开被离场观众gank到,两人在最后一局水晶爆炸前,先一步偷溜了出来。

 

明凯夜晚跟朋友有约在先,两人出赛场就分开了。刘时雨对于没在现场观察到韩金捧起奖杯时是否露出笑这件事耿耿于怀,于是出了赛场就迫不及待地找了附近的麦当劳,蹭着wifi看了颁奖典礼的直播。

 

漫天飞舞的亮片和观众热烈的欢呼声中,JS战队的队员兴奋地地教练拥抱,然后聚集在一起,将象征荣誉的奖杯高高举过头顶。韩金也在其中,他单手覆在奖杯的一角,将背脊挺直,嘴角抿着,表情依旧淡然,却不像以往一样低垂着眼。他的目光汇聚在高举的奖杯上,聚焦在全场最高的地方,眼中透露的愉悦使他整个表情都生动起来。

 

按照惯例,冠军队伍当天是要和队友好好庆祝,喝个不醉不归的。所以刘时雨也没急着告诉韩金自己来现场的事,只是跟着选手群里的刷屏信息,在群里跟风给韩金发了“祝贺”两字,不出意料地没有炸出当事人来。

 

刘时雨优哉游哉地吃完宵夜回到酒店已是晚上十点。酒店是明凯订的,凭着他职务的方便,打听到决赛选手住的地点并且定了同一栋楼的房间,据说是为了方便第二天约韩金吃火锅。

 

他一路心不在焉地捧着手机重看决赛视频,正准备按下电梯的楼层按键时,一只手从他身后探到前面,先一步按亮了十三层。这一越过他去按楼层的举动令他不适地僵直了背。两人离得很近,刘时雨怕尴尬也不好回头去看,直到电梯门关上,才从反光的门上看清这人的脸。

 

这会儿刘时雨彻底怔愣在原地,“你怎么……”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韩金还穿着上场的队服,平静地看着他。

 

这份意料之外的“偶遇”足矣被赋予浪漫主义的色彩,带玄学那种。例如心有灵犀,例如意念交流。

 

然而并没有,韩金诚实地回答:“明凯说的。”

 

刘时雨一时间还没消化过来,又听到对方说,“他今晚在他朋友家住,不回酒店了。”

 


——TBC——

(也许是辆假车的)下章预告:
“你是太久没见我了,刘时雨。”

 

评论(23)
热度(57)

© 年更跳跳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