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要的、不想要的,拼尽全力留住的、遍体鳞伤渴求的,皆殉道两旁。
坚持了这么久,大概,舍不下的就只有梦想。
《殉道者》

【药态】《溺亡人》上

尹乐(灵药)x 余家俊(无状态),严格来说可能算药态药。
《溺亡人》分上下两篇,以灵药为主视角。同篇《殉道者》以无状态为主视角。
希望灵药诺夏复出能为OMG带来一些改变吧。
真是受够了药态cp这种塞完糖就塞屎,吃完屎又发现里面有糖的感觉了!【摔

溺亡人(上)

前行的路上,许多年轻时视若珍宝的东西溺亡在道路两旁:不顾一切的年轻、不思后果的举动、不愿掩藏的锐气、不经收敛的锋芒、不合时宜的感情、不切实际的幻想。


(一)

自那件事过后,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只是无论尹乐如何刻意地避开,有关余家俊的消息总是能传达到他这里——好的消息、不好的消息、他本人发的微博、粉丝间的传言、顺利的上分还是rank的连跪……像溺水之人,尹乐避无可避。

偶有不知情的粉丝会在他微博下谈及那人,说上些煽情的话。尹乐每次看到,都忍不住划回来将那条评论看完。也会有粉丝不合时宜地在那人的微博下@自己,尹乐偶尔会顺着@点进那人的动态,看看他过得是否还好。

一个统领野区的腹黑军师,一个制霸中路的可靠小弟,在外人看来,这对最佳中野似乎已自成一体,一句“恩断义绝”尚且需要时间消化,更何况他们本人要承受多少煎熬。

时间过去两月,尹乐总算向自己妥协——他确实是想余家俊了。


(二)

在尹乐第十次埋怨排到的路人中单菜得抠脚时,纵使是神经大条的高地平,也察觉出他与往常双排有异。

“哇,你这么暴躁。干脆拉个中单上车吧。”

尹乐翻着好友表,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余家俊在线。

两个月前,尹乐几乎删去了与这个人相关的所有联系,微博取关,QQ拉黑,游戏里删除了好友。就剩这个游戏小号,以前专门创来中野组排搞事的,还保留着好友关系。

鼠标不自觉地在那个名字上滑来滑去,点了右键,又取消掉。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尹乐想。

从在网吧里同吃同睡,到慢慢有了间隙,最后演变为现在的情况,不过才短短几年时间。

“就拉老状态吧,他刚好在线。哎兄弟没有隔夜仇,要是有我帮你打他一顿就好了,说不定他正想你呢……辣舞林,哎辣舞林你在听我说话吗?”

高地平隔着网线,用那粗犷的嗓音在yy里叫他,尹乐才从耳朵的刺痛里回过神来。

“什么?”

“没事,就看你在不在。你在就开车了。”

“……哦,开吧。”

然后就没有更多的话了,因为语音群里,一个他熟悉的账号加了进来。

高地平是一楼,硬是给中路选了个狐狸,余家俊嚷嚷了两句“搞事啊,你搞事啊。”最后还是听命地玩了一局,虽然他反手就帮上单选了一个更搞事的提莫。

余家俊和高地平满嘴的骚话,该说的话,对尹乐也没省着,比如,“有眼”、“对面打野在红蹲你”。

只不过,该说的话确实不多。什么时候该打蓝,什么时候该吃兵,什么时候该来中,什么时候该拿龙。这对中野已经合作过无数次,成为习惯后,一切行云流水,不必再多言语。

尹乐还是习惯地常把视野切换到中路,习惯刷完野跑来中路蹲两波。切到中路看的几次,尹乐发现余家俊一些小习惯也没变,比如被人追着时走位往往先往右虚晃一下,比如补刀时喜欢在往打野所在的一方靠。

几局游戏下来,余家俊与高地平两人互飙骚话,后来柚子也加入了车队,骚话满车飘,上中辅联合搞事嗨的不行。灵药开始无奈地陪着翻车,后来也顺其自然加入了搞事大军,反倒是赢回几局。

一切似乎都与从前一样,余家俊待他,似乎与从前一样,没有不和的间隙,没有闹矛盾后的尴尬。


可尹乐觉得,就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三)

“恩断义绝组合重出江湖,卧槽猛的一逼,梦回S4剑指S6,可以可以。”

“嗨兄弟间哪有什么是开黑打一盘过不去的,如果有,那就打两盘!”

柚子和狗狗赢很开心,眼见着这对中野有了重归于好的迹象,正如他们所认为的,好几年的兄弟了,哪有什么是回不去的。

而事实上,有一些事是回不去的。比如尹乐知道却一直不愿承认的——他所耿耿于怀的坎,他的中单已经完全看淡;他的中单只是视他为一个普通的开黑队友;他的中单已经不再对他任性;他的中单,已经能够成熟地面对这一切;他的中单,不再是以前那个余家俊了。

尹乐上了大号,将游戏、微信和QQ好友加了回来。余家俊全部点了同意,然后什么也没说,就下线了。

尹乐望着他改了两次,已经有些陌生的ID,怅然若失。

他也许已彻底放下,而自己没有。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他了,而他还没有。


(四)

尹乐因为发烧放假在家的那天,微信群里正好有人推送了《赛场外》第四期,OMG的三岔口。尹乐下载在手机上,反反复复地看。

“以前从一个网吧里出来,然后也是老乡,也算是互相陪伴吧,一起走了这么久的路,其实就是一路奋斗过来的这么一个朋友吧……”

“不管他打的怎样,我都觉得他是很有想法的一个选手,也很适合团队的一个选手,他的性格在团队里面算是很优秀的中国选手。”

“我觉得灵药是我很信任,一直很信任的打野选手。”

“两个倔的人你不回头我也不回头这样,所以说就会慢慢的两个人友情变得疏远了。”

“对灵药的话就觉得是朋友而已,就真的放宽了吧。这些东西,如果你看了以后……”

“然后我也很理解他的一些行为,所以也不会觉得怎样怎样吧,就这样呗……”

谈及尹乐,屏幕里的人嘴角上翘,话语中全是自豪。说到走散,眉眼里就只剩落寞与遗憾。

评论区炸了锅,尹乐随意往下看了几条,几乎全都在带他昔日队友的节奏。

于是尹乐关了屏幕,躺回床上,满脑子都是那人软软的,絮絮叨叨的声音,在讲他的打野,有多好。

那件事本没有谁对谁错,不过是一些细小的矛盾和委屈,被压在各自心里,在他们为数不多的争吵中爆发。究其原因,不过是对彼此间的期望太高罢了。

他的中路,理应与自己配合默契,用打野帮忙建立的优势滚起雪球,理应毫无保留地相信自己。

大概就如他的中路会认为,打野该出现在任何他需要的时刻,在众多选择间理应毫不犹豫地偏向他。

都说欢聚最难得,难耐别离多。就像他说的,走着走着就散了。

尹乐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感冒带来的高热让他有些疲惫困倦,却依旧塞入耳机,近乎自虐地又听了两遍视频。尹乐心里堵的慌,想找余家俊狠狠打一架,想看把积压了三个月的挣扎和煎熬发泄在那人身上,想那人也扯着自己的衣领愤怒大骂,而不是用着万事看淡的语气说着“是朋友而已”“放宽了”这样的话,却用失落和寂寞的眼神告诉屏幕这边的他。

无助地像笼中困兽,尹乐握着手机挣扎了许久,呜咽着,哑了嗓子,吼着发泄。

“我去你他妈的恩断义绝!”

像溺毙在深海里的鱼,喘不过气。


(五)

武汉影驰嘉年华前一天,尹乐接到了余家俊的电话。在确定了尹乐会到场后,约他在门口见面。

“之前你想要的那种眼药水,朋友去日本旅游,我让他顺便带了几瓶回来。明天给你。”

之前是多久之前?久到尹乐都想不起眼药水的品牌,只依稀记得有这么回事。那时OMG成绩还比较稳定,五个人吃住一起,发现点好东西就巴不得第一时间安利给对方。差不多一年过去,尹乐其实没那么想要东西了,想见见这人而已。

“好。谢了啊,我给你打支付宝?”

“不用了,当是送你的生日礼物……”

尹乐还是有点不适应这样的对话,换在以前,他肯定会千方百计地赖着,而余家俊也会死皮赖脸蹭饭蹭皮肤蹭回来。

“行啊,那送你个孙尚香皮肤吧,你不一直想要么。”

“不。”

被干脆地拒绝,这倒是尹乐没预料到的,心里落差让他怔了一会儿,气氛有些尴尬。

“我……”

“你很久没送过我皮肤了。”余家俊在电话那头打断他,语气里掩饰不住套路队友后的愉悦心情,“我要挑个最贵的。”

这个人真的是……

尹乐能想象到那人在电话那头既委屈又得意的样子:翘着嘴角,露出一排大白牙,眼角眉梢都是狡黠的笑意。

不自觉地,所有跟他说话的人都会软下语气。

“去死吧,傻。”


—tbc—

评论(22)
热度(35)

© 年更跳跳狼 | Powered by LOFTER